CMS
CMS

关于朱清时院士迷信事件的个人看法

上次说好的要写篇文来反驳一下朱清时院士的所谓科学的观点,然而最近工作上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也只能一拖再拖,不过这会有点时间也能过来码点字了。

首先还是介绍一下这位朱清时院士,化学家和自然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曾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七任校长。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2012年当选“中国教育年度声音”。他在激光光谱学研究方面曾取得国际一流的研究成果,在分子局域模震动研究、单分子化学研究方面曾获首届安徽省重大科技成就奖。

那么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最早的一篇文章是谈弦论与佛学的关系的,标题是《物理学步入禅境——缘起性空》,已经有八年了。前两年,又有一篇特别标注为“朱清时院士”的文章在朋友圈中流传,题为《客观世界很有可能并不存在》,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进行了以《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为题的讲座。

我看了他的文章和讲座之后,觉得很奇怪,他的一些观点恐怕我真的不能苟同。下面说说具体是哪一些问题吧。

没有意识也会有客观的世界

朱清时院士认为,量子力学中的叠加态让这个世界看起来并不是真实的。他举了个例子,他说:“量子力学就像说你的女儿既在客厅又不在客厅,你要去看这个女儿在不在,你就实施了观察的动作。你一观察,这个女儿的存在状态就坍缩了,她就从原来的,在客厅又不在客厅的叠加状态,一下子变成在客厅或者不在客厅的唯一的状态了。所以量子力学怪就怪在这儿:你不观察它,它就处于叠加态,也就是一个电子既在A点又不在A点。你一观察,它这种叠加状态就崩溃了,它就真的只在A点或者真的只在B点了,只出现一个。”最后,他得出结论:“所以波函数,也就是量子力学的状态,从不确定到确定必须要有意识的参与,这就是争论到最后大家的结论。”他还说:“意识是物质世界的基础,意识才使物质世界从不确定到确定。”

他这么说其实跟当时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虐猫狂人薛定谔的那个思维实验是差不多的。著名的薛定谔的猫说的是把一只猫放进一个封闭的盒子里,然后把这个盒子接到一个装置上,这个装置包含一个原子核和一个毒气设施。原子核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发生衰变,衰变的时候就会发射出一个粒子来,这个粒子一发出来就会触发毒气设施,毒气一触发就会杀死这只猫,就是说猫也处于这种既死又活的迭加状态。根据经典物理学,在盒子里必将发生这两个结果之一,而外部观测者只有打开盒子才能知道里面的结果。在量子的世界里,当盒子处于关闭状态,整个系统则一直保持不确定性的波态,即猫生死叠加。猫到底是死是活必须在盒子打开后,外部观测者观测时,物质以粒子形式表现后才能确定。

当时薛定谔提出这个思维实验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明量子力学里其荒诞的一面,但没想到这个思想实验变成了量子力学里最经典的代表。事实上朱清时院士是用微观态来描述宏观态,这是不正确的,只有微观粒子才会处于叠加态中。原因很简单,因为一个宏观客体总是不断地与其他客体接触,接触之后不免互相作用,这种作用,其实就是类似朱先生说的“观察”,宏观客体一旦与别的物体接触,就不会处于量子态中,特别地,不会处于“既在客厅又不在客厅”这种量子叠加态中(在客厅是一个量子态,不在客厅是另一个量子态)。

所以说朱院士的意思就是客观世界是不存在的,而是由人的意识创造的,因为世间万物的状态是由人的观察才确定的。也就是说,他的观点认为,是先有意识再有的这个世界。

在物理学中,我们观察一个客观存在的实体时都会赋予实体一个量,例如电子就有三个重要的量即质量、电荷量和自旋。质量是客观存在的,理论上质量是由希格斯波色子提供的,不管是否由意识去观察,它都存在,一个电子的质量大约为10的负27次方克。其次是电荷量,让电子穿过磁场,检测电子轨迹的弯曲程度就知道它携带的电荷量是多少了(也就是中学学的库伦定律)。这个电荷和质量一样,也是永远不会变的。最后是自旋,同以上两者一样,是不会变化的。

电子属于量子,适用于量子力学的范畴。电子是粒子,有自己的动量和位置,在我们不去测量它的时候它仍然具备这些数据,也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我们不知道具体的数值而已。以上是微观世界与宏观世界的不同。

但朱院士的意思是,如果我们不去观察这些电子,这些电子那就是不存在的,这显然是不对的。举个例子,现在很多人喜欢种多肉植物,多肉植物在那里,即使不去观察,它依然会从土壤里吸取养分,依然会进行光合作用,依然会生长。用现代物理学的话来说,这是两个系统的纠缠,植物和土壤纠缠在了一起,人为的观察只是确定有人看到了这对纠缠而已。

现在的情况是,三个系统纠缠在一起了:电子的位置,荧屏发光的位置,以及人眼接收到了荧屏发光位置发出的光子……我们看到,这三个系统不过是纠缠在一起,并没有谁先谁后的问题,也没有哪个系统更重要的问题。我们还可以类似地推论下去:人眼接收到光子,在视网膜上产生电信号,通过神经网络进入人的大脑……这个链条可以很长,最后,才是人的意识。

现在问题来了,当我们谈论意识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在人类揭开意识之谜之前,我们只能模糊地谈论意识。比如说,一只猴子有意识吗?如果有,那么猴子也可以意识到电子的存在,只不过它不知道电子是个什么概念。如果猴子没有意识,那么,在智人出现之前,电子就不存在?我估计即使一个学佛的人,也不会接受这个观点:在智人出现之前,电子不存在,地球不存在,太阳不存在.......

接下来我再谈谈为什么当我们测量电子的位置时,电子的位置就是固定的。其实,这和我们使用什么仪器有关,我们用荧光屏,电子打到荧光屏上和上面的荧光物质发生相互作用,使得荧光屏的一个原子被激发从而发光。电子能同时让两个地方发光吗?不能。这是因为电子是个基本粒子,它与原子发生作用时只能是局域的。我们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当我们用荧屏测量电子的位置时,它的位置就会被固定下来,只是,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电子不是经典世界中的电子,它的位置可以出现在这里,也可以出现在那里,但一旦出现,只能在一个地方出现。

量子力学的世界是个神奇的世界,这个世界再神奇,也不会神奇到没有意识就不存在。它只是告诉我们,一个粒子可以处于不同位置的叠加态中,甚至任何物体可以处于不同位置的叠加态中。另外,电子同时具备确定位置和确定速度的状态不存在,这种状态不存在也不等于电子不存在,更不等于没有意识电子就不存在。否则我们会问一个悖论性的问题:在人类出现之前,宇宙存在吗?

量子力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当一个系统很大时,这个系统表现得像古典物理中的系统。例如,当我们谈论薛定谔的猫时,尽管原则上猫可以同时处于生和死的状态,但由于猫太大了,猫通过呼吸和空气发生作用,或者猫的身体和外界接触,猫就会肯定地处于生的状态,或肯定地处于死的状态,几乎不会同时处于生和死的状态。在量子力学中,与这个现象相关的术语叫退相干:一个系统如果和一个特别大的系统接触后,这个系统会很快地选择一个我们熟悉的古典状态,而不再同时处于两个量子态的叠加之中。薛定谔的猫要么生要么死,同样,当我们测量电子的位置时,由于荧屏是个很大的系统,电子会很快处于一个固定位置的状态。

有人类的测量,量子态也会退相干,也就是会塌缩,所以,朱院士的主要结论之一“所以波函数,也就是量子力学的状态,从不确定到确定必须要有意识的参与,这就是争论到最后大家的结论。”并不正确。

朱院士有一段这样的话:“就是电子这些东西,在你没有测量的时候,它处处都存在,也处处不存在,一旦你测量,电子就有个固定状态出来了。意识也是这样,如果你看到这朵花,一下子动念头了,动念头实质上就是作了测量。你用鼻子作了测量发现是香的,你眼睛进行测量发现是红色的而且美丽,你动意念去测量它,发现它很令人愉快。于是这些测量的结果,也就是念头的结果,一下子使你产生了进一步的念头:这是一朵玫瑰花,就认出它来了。人意识的发动过程实际上是通过动念进行测量,然后产生念头。这时候念头产生出来了,实质是通过测量得出的几个我们制造出来的概念。这时意识不再自由,它突然坍塌到一个概念‘玫瑰花’上。因此是念头产生了‘客观’,念头就是测量,客观世界是一系列复杂念头造成的。说得更深一步,《楞严经》讲‘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本觉明妙,觉明为咎’,是什么意思呢?整个物质世界的产生,实际上在意识形成之初,宇宙本体本来是清净本然的,一旦动了念头想去看它了,这念头就是一种测量,一下子就使这个‘清净本然’变成一种确定的状态,这样就生成为物质世界了。《楞严经》最早、最清楚地把意识和测量的关系说出来了。”

这里说我们的念头实在太重要了,我们不动念头,这个玫瑰花就不存在,这显然就是错误的。因为即使我们不去看这朵玫瑰花,它仍然在做着光合作用,仍然在生长,这是客观存在的。

灵魂是否存在?

朱院士在文章中指出,人的灵魂是由于大脑中量子纠缠导致,宇宙中某些量子和大脑中的量子形成了纠缠态,由于纠缠态的存在导致大脑中的信息被传递到了宇宙中,便成了灵魂。而那些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是由于这些信息又从宇宙回到了大脑重新恢复了意识而形成。

这里说一下什么是量子纠缠。一般来说,是用一对手套来形容量子纠缠。假设把一双手套分别装进两个盒子里,我们不知道盒子里是左手手套还是右手手套。现在把两个盒子分别放到月球和火星,在拆开火星盒子之前,里面有可能是左手的手套,也可能是右手的手套,月球的也是如此。当拆开后发现盒子里是左手的,这样我们即使不去看月球盒子里的手套也知道里面必定是右手的,反之亦然。量子手套和普通手套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普通的手套不管你打开不打开它的左右手一定是确定的,而量子手套并不确定,但是如果我们观察一只手套确定之后另外一只也就确定了,看起来好像有瞬时传递的效果。普通手套并没有瞬时传递效果,因为即使我们不观察,它们的左右性质早就固定了。

朱院士引用的彭罗斯的微管量子假设并没有得到科学实验的证实:“彭罗斯和哈梅罗夫认为,在人的大脑神经元里有一种细胞骨架蛋白,是由一些微管组成的,这些微管有很多聚合单元等等,微管控制细胞生长和神经细胞传输,每个微管里都含有很多电子,这些电子之间距离很近,所以都可以处于量子纠缠的状态。在坍缩的时候,也就是进行观测的时候,起心动念开始观测的时候,在大脑神经里,就相当于海量的纠缠态的电子坍缩一次,一旦坍缩,就产生了念头。”接着就用隐性传输的概念论证意识可以和宇宙中别的地方存在量子纠缠,这样那个地方也就存在意识。

前面说了,彭罗斯的假设并没有得到实验的证实,即使假设它是对的,这些分子是处于量子态的,但这些量子态只存在于一个人的大脑中,并不一定互相纠缠,也不会和大脑之外的其他东西纠缠,这就否定了一个人的大脑和宇宙空间中其他什么东西纠缠。

朱院士说:“按照彭罗斯和哈梅罗夫的理论,我们的大脑中真是存在海量的纠缠态电子的话,而且我们的意识是这些纠缠态电子坍缩而产生的,那么意识就不光是存在于我们的大脑神经系统细胞之中,不只是大脑神经细胞的交互,而且也形成在宇宙之中,因为宇宙中不同地方的电子可能是纠缠在一起的。这样一来,人的意识不仅存在于大脑之中,也存在于宇宙之中,在宇宙的哪个地方不确定。量子纠缠告诉我们,一定有个地方存在着人的意识,这是量子纠缠的结论。如果人的意识不光存在于大脑之中,也通过纠缠而存在于宇宙某处,那么在人死亡的时候,意识就可能离开你的身体,完全进入到宇宙中。”

那我们出生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和宇宙其他地方的什么东西是纠缠着的,这也太可怕了。而且后天我们不断地在学习,那也意味着宇宙其他地方的什么东西也在进行着学习,因为我们大脑和那一端是纠缠态的,这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朱院士说通过量子隐态传输,人的意识在人死后可以离开身体,所以灵魂存在。其实,量子隐态传输是一个十分困难的事情,科学家在实验室也只能做到将不多的光子或原子传输到别的地方去。人的大脑含有巨量的分子原子,比阿伏伽德罗常数还要大(阿伏伽德罗常数就是一克氢中含的氢原子个数,大约是六千万亿亿),要将人的大脑传输出去,或者大脑中处于量子态的分子传输出去,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解释一下什么叫量子隐态传输,我们还是用量子手套或量子鞋做比喻。我把一个粒子比喻成鞋,我想把右脚鞋送到月亮上去,但量子不可克隆,我怎么送?没有办法送不可克隆的东西。隐形态传输研究了多年,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我先找一对量子鞋,一定是一只左一只右,我把其中一只送到月亮上,我不知道左右,但是量子纠缠告诉我们一定是一只左一只右,现在我把月亮的鞋变成我原来想送的鞋,就是第三只皮鞋,是我本来想送上去的。我不送,因为我已经送了一只鞋,一对量子鞋,一只留在我手里,另外一只送到月球上。现在拿第三只鞋不管是左右,我想送到月球上,把第三只鞋跟我手里其中一只比较,如果全是右的,显然月球上的是左脚,就让月球上的鞋翻过来。如果比较的结果是一左一右,可见本来想送的鞋应该和月亮上的那只一样,月亮上的那只就不用做任何改变。说起来很简单,道理很深。

你看,要将一只量子鞋传输到月亮上,我必须还得准备另外一对量子鞋,而且月亮上还得有人。如果我打算将一亿个量子鞋传输出去,就要另外准备一亿对处于纠缠状态的量子鞋。现在,如果我打算将我的大脑传输出去,我就得准备两倍于我的大脑物质的东西,它们还必须处于纠缠状态。之后,实验人员还得将我的大脑和他手里的物质做对比,这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工程。

总的来说,即使大脑是量子态,那也不会和宇宙其他什么地方的东西纠缠,大脑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另外即使人死之前想通过纠缠态把信息传递出去,那也需要两倍大脑的物质,而且必须两两纠缠,还需要有其他观测者对其进行对比。即便这样可行,那也是人工高科技的成果而不是大自然天然的东西。

意识是如何产生的,传统认知科学、心理学认为意识无非是我们大脑中神经元的集体作用的结果,神经元之间通过放电互动,看上去应该和量子力学没有任何关系。人类未来或许会实现量子计算机,会实现量子传输,甚至保存人类的意识,但这和自然界里的灵魂并没有关系。所以朱院士对于灵魂的解释实际上也是不可信的。

作为科学界的人应该怎么做?

朱清时头顶院士头衔,利用自己的身份对公众进行演讲,做所谓的科普,普及自己的感受,这是非常不合适的。普通民众大部分是不具备科学精神和科学素养的,无法分辨一个说法是否是科学的,因此很容易被中科院院士的头衔所震慑,盲目的相信朱清时的言论,这对宗教,对科学,都是伤害。

关于朱清时院士迷信事件的个人看法

朱清时

我认为并不反对朱清时院士去公开自己的感悟和所谓的实验成果,他如果写成论文发表或是讲这些实验参数全部说出来供科学界的人检验和讨论,这是没有问题的,朱院士最大的错就错在把这些根本没有得到验证的东西直接对公众进行发表,演讲,去误导大众。作为一个科学家,抛弃了自己的科学精神,这是非常不可取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所有的科学成果是实事求是的,是具备可重复性和验证性的,例如药品的发售是要经历大样本随机双盲实验的。为什么中药不被西方承认,就是因为中药无法通过大样本随机双盲实验。同理,朱院士的这些东西属于个人的感受,是无法被验证的,不具备可证伪性的,因此这不属于科学的范畴。他个人要宣扬这些想法和观点是可以的,但在宣扬的同时,请脱去中科院院士的外衣。

对于这件事的感想

在日常生活中我感觉周围的人,亲戚也好,朋友也好,同事也好,很少有具备科学精神和科学思维的人。上一辈人经历了XX和XX,因此受教育的程度比较低,对科学精神和科学思维没有概念,很容易轻信所谓权威说的话,这也是为什么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里四处流传着各种谣言的原因。

那么什么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就是指由科学性质所决定并贯穿于科学活动之中的基本的精神状态和思维方式,是体现在科学知识中的思想或理念。它一方面约束科学家的行为,是科学家在科学领域内取得成功的保证;另一方面,又逐渐地渗入大众的意识深层。是有坚持力、不怕困难、不辞辛劳、勇于创新的精神。为什么我们的文明缺乏科学精神,因为古时候只要诗写的好就会有很多粉丝,但是鲜有为科学家树碑立传。我们的祖先对大自然缺乏兴趣,相比于探求人与自然的关系,祖先对探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感兴趣。16世纪下半叶,第谷观测天上星星的运动轨迹,随后他的学生开普勒根据这些数据进行计算,得出了开普勒三定律,至今仍在使用。而同时期的中国,有一个官职叫钦天监,他们是负责观测天空,修订历法,看到有流行飞过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思考为什么,而是直接上报皇帝,觉得这是先帝的指示。同一时期东西方对于科学的态度高下立判。

什么是科学思维?个人认为科学思维是科学精神的一种具体体现,表现在用一种科学的逻辑思维去看待一件事情,这恰恰是很多人所缺乏的,他们无法用理性的思维方式去分析问题。比如说遇到一个事情,要去分析它的合理性,利用自身现有的知识去分析判断,即使碰到自己不懂的方面也要学会去查资料,利用好各种科学工具,而不是一股脑的去相信。

最后说一说什么是科学。科学关心的是那些可证伪的问题。举个例子,对于是否有上帝这个说法,科学是不关心的,因为你没办法证明它是对的还是错的,所以宗教那些东西科学都不会去管的。 科学是逐步发展起来的,不是说突然有一天爱因斯坦就发现了相对论,而是他也要站在牛顿的工作基础上才能完成。再就是科学的发展需要一种特殊的方法,比如观察、思考、实验、求证等等。提出一个假设,就需要大量可重复性的实验去验证它,验证通过那就是对的,验证不通过,那就是错的。最后就是科学能够帮助人类不断认识这个世界,不断发现世界的奥秘。

总的来说为什么这次朱院士的篓子捅的这么大,不外乎几点。第一:他提出的理论的依据本身就有问题。第二:他对于帮助他提出理论的那些量子力学中的理论本身理解有偏差。第三: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正确的使用科学的途径去阐述自己的观点,而是利用自己院士的头衔去捞金走穴。

借用科学声音组织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朱院士已经成了中国科学界的耻辱,中国科学院的耻辱。愿朱院士好自为之。也愿民众能够分的清什么是迷信,什么是科学。

下面的链接,为朱院士的某一篇所谓的“科学”文章,是本文重点反驳的。

链接:

https://rufodao.qq.com/a/20161201/013470.htm

作者:琦哥哥

2019-10-08 06:56:18
0 热度